点击关闭

大學-不只一次想透过文字记录曾经的青春年华

  • 时间:

【威尼斯紧急状态】

在二十一載求學生涯中,南開無疑是最濃墨重彩的一章。溯流而上,南開園裏,那個人如其名、一臉嬰兒肥的東北姑娘「嘟嘟」,可別來無恙?

青春漸行漸遠,早已無處安放。一篇小文竟幾度擱筆,延宕半月有餘。夜闌人靜時,終於草草寫就,以素顏故事還原青蔥歲月記憶,致她那並不完美的青春。

席慕容說:「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青春的故事,匆匆太匆匆,既沒有腳本,也不經潤色,雜亂無章的情節,卻總是令過來人笑中有淚地一讀再讀。此時此刻,有人正坐在電腦前,努力回味著青春歲月的笑與淚、悲與喜。然則由動筆至今,校慶月悄然已過,竟尚未成文。不禁自問:究竟是乏善可陳,抑或是千頭萬緒無從說起?

迴首世紀之交的千禧年代,大學生仍然是天之驕子,南開仍然與北大、清華、復旦並稱中國高等學府的「四大」。作為周恩來總理的母校,南開是莘莘學子的夢想。遙想當年,雖然保送的院系專業相對冷門,卻是南開四大支柱學科之一,而中國「四大」與總理母校的光環熠熠生輝,足以激發少年的榮耀感與優越感。以致多年以後,面對母校在各種大學排行榜「十大」不入的窘況,不免無限唏噓。真正失落的,或許是日漸逝去的青春吧。

如果說青春是一場大戲,她的大學時代是一部勵志大片。她一心向學,無論春夏秋冬,從主樓到老圖書館,踏破鐵鞋,只為覓得一張自習方桌。她兢兢業業,對冷門專業生發出巨大的熱情,腦海中自動回放當日講義要點,成為每日睡前必修課。她大三開始兼讀企業管理專業,用四年時間修畢雙學位。為了兼顧兩個院系的課程,課間校區飛車,成為家常便飯。曾經遭遇三門考試撞期,連環過三關,以致頭暈眼花、渾身乏力,自然不在話下。她力爭上游,收穫尖峰學業成績,至今內心竊喜。南開四年,無疑是她在後高考時代的寒窗苦讀史。多年以後,老同學再聚首,津津樂道的依然是當年搶手的課堂筆記。

在母校的百年歷史上,有我的四載芳華。如果不是在本科畢業後臨時選擇負笈港澳,而是在保送中西文化關係史研究生的既定軌跡上前行,與南開的緣分或許可以一路延續十年,甚至一生。

在梁思成設計的第七學生宿舍,棲息過太多的青春,承載了太多的故事。曾經,在宿舍門口偶遇兩位花甲之年的老校友尋訪舊所,追憶往事,少年人不以為意。兩年前,獨自故地重遊,七宿已然變身辦公樓,不得其門而入。門前熙來攘往的人流,窗前此起彼伏的男聲,早已消逝在時光的洪流之中。那一刻,終於瞭然那一種無法言明的懷舊情愫。驚聞同宿小妹辭世噩耗,更猶遭晴天霹靂,不由得悲嘆天人永訣,生死兩茫茫……

在青春的大戲中,由於遺漏了愛情的戲碼,自然無法掀起情感的高潮。歲月如歌,她捧讀了不少愛情小說,觀摩了不少愛情大片與神劇,哼唱了不少愛情歌曲;鬥轉星移,她目睹了太多的悲歡離合,耳聞了太多的情非得已,分享了太多的少女心事。然而,在同齡人跌宕起伏的愛情故事中,她卻始終是一個旁觀者。在本應怒放的年華,她與學業談了一場昏天黑地的戀愛,卻與轟轟烈烈的愛情失之交臂,錯過了,辜負了,一切已然隨風。多年以後,回想那一段欠缺花前月下的大學時代,唯有與極簡青春史作伴。

圖:南開大學/資料圖片不只一次想透過文字記錄曾經的青春年華,卻總是不知從何落筆。直至今年南開大學建校一百周年,我蟄伏已久的青春記憶終於甦醒,任思緒飛揚,追憶那一幕幕並不如煙的南開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