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记载材料-其上残辞就拼接成一条比较完整的世系卜辞:“上甲十

  • 时间:

【阳春桥面下沉一年】

“微卒,子報丁立。報丁卒,子報乙立。報乙卒,子報丙立。報丙卒,子主壬立。主壬卒,子主癸立。主癸卒,子天乙立,是為成湯。”

最有名的當數王國維的一則綴合。

甲骨殘片,俯拾皆是。甲骨綴合研究的持續深入是不斷創新發展的過程,需持續努力、久久為功。甲骨殘片如未毀滅,自當有“破鏡重圓”之日。

甲骨卜辭是研究商代歷史的第一手資料,異常寶貴,可惜多數甲骨因殘缺太甚,致使其刻辭支離破碎,不能通讀,令人惋惜。甲骨綴合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能使碎片經過拼接,變為完整或較為完整的卜辭,成為可利用的珍貴史料。

“微”,甲骨卜辭稱為“上甲”。“微”是名,“上甲”是號。在商王室世系里,“微”以下各位先公先王都有以天干為主體的號。《殷本紀》中的句式“某卒,子某立”,是說“父親‘某’死後,兒子‘某’繼立為王”。在殷墟甲骨卜辭發現以前,對於《殷本紀》中的這段世系,學者大都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但是,有了王國維綴合的這條世系卜辭,證明《殷本紀》中關於商王室世系的記載是可信的,同時知道,“上甲”之後的三世,依次是“報乙、報丙、報丁”。《殷本紀》把“報丁”放在“報乙”之前是錯誤的。

核心閱讀甲骨綴合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能使碎片經過拼接,變為完整或較為完整的卜辭,成為可利用的珍貴史料。甲骨綴合研究的持續深入是不斷創新發展的過程,需持續努力、久久為功。

翻譯一下,卜辭大意是說,癸亥這天占卜,卜問下旬有無災咎。驗辭記載這一旬中的第二天乙醜夜間下雨。到第四天丁卯天明下雨。第五天戊辰的傍晚既下雨又刮烈風。第六天己巳天亮雲開日出,天氣放晴。

上述綴合專書中有許多關於商文明的重要內容,我們可以舉例一二。

我們今天通過這則詳細記載了這一旬天氣情況的驗辭,可以知道商代設有專門觀測氣象的官員。這是世界上最早的氣象紀錄,彌足珍貴。

再如《甲骨綴合彙編》第776則:“癸亥卜貞:旬。乙醜夕雨。丁卯明雨。戊小採日雨,烈風。己明啟。”

1917年,王國維撰寫《戩壽堂所藏殷虛文字考釋》一書時,發現兩片殘骨可以綴合。綴合之後,其上殘辭就拼接成一條比較完整的世系卜辭:“上甲十,報乙三,報丙三,報丁三,主壬三,主癸三。”這條世系卜辭可以跟下引司馬遷《史記·殷本紀》中的商人世系對照閱讀。

如《甲骨拼合三集》第608則:“庚申夕向[辛酉允有]……異於東,晶(星)率西。”中國古代最早的流星雨記錄見於古本《竹書紀年》,文曰:“帝癸十五年,星錯行,夜中星隕如雨。”《竹書紀年》關於夏桀十五年的流星雨的記載,不見於《史記》,可能是魏國史官見到前人的相關記錄,據以寫入《竹書紀年》的。然而這是春秋戰國人的寫本。商代甲骨文中有無記錄?上引這條驗辭(占卜之後記錄應驗事實的刻辭)是有關商代流星雨的真實記錄,是通過綴合才得到的新材料。“異於東”就是在東方天空出現奇異的天象,正印證了這次流星雨的輻射點位於東方。“星率西”意謂“流星群皆划過長空跑到西邊去了”。這真是奇異的天文現象。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16日05 版)

(作者為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教授)

近20年來,甲骨綴合專書不斷出版。蔡哲茂先後出版《甲骨綴合集》《甲骨綴合續集》《甲骨綴合彙編》,本人主編的《甲骨拼合集》《甲骨拼合續集》《甲骨拼合三集》《甲骨拼合四集》《甲骨拼合五集》陸續出版。

這則綴合使100年前主張“東周以上無史”的觀念不攻自破,確證了商代的存在,將中國的信史時代提前到了3000多年前的商代。誠如郭沫若所言:“得見甲骨文字以後,古代社會之真實情況燦然如在目前。得見甲骨文字以後,《詩》《書》《易》中的各種社會機構和意識才得到了它們的源泉。”王國維的拼合開創了甲骨綴合的先河,說明綴合非常重要,有些“斷爛朝報”的舊材料,一經綴合,價值倍增,成為新材料。因此,要利用甲骨文來研究古代的歷史,必須首先對甲骨進行綴合,盡可能地恢復其本來面貌。否則,殘缺的卜辭容易被人斷章取義,加以曲解。

一門學科必須有新材料不斷涌現,才能使其永葆生機。甲骨新材料的來源主要有兩條途徑,一是源於甲骨出土,二是源於甲骨綴合。今年適逢甲骨文發現120周年,我們要更深刻認知甲骨綴合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