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写作作品-甚至认为:高收入作者的书不如他们写的

  • 时间:

【闫妮与男友分手】

“一開始就是看別人的網文,有時候斷更了,就設想如果自己是作者會怎麼寫。然後就想嘗試寫一下。”2009 年,羅曉成為某網站簽約作者,開始連載《超級黃金左手》,慢慢有了一點起色。

“有一次是連續寫了十七八個小時,累得手指疼。”出名之後,羅曉一些事務性的活動增多了,他經常找機會多寫點內容,沒時間更新時,就把存稿發出來,維持更新。

寫網文,收入一定很高?或許是看到了資本對網絡文學的青睞,或許只是為了單純圓夢,不少人開始嘗試網絡文學寫作。甚至期待,能通過碼字、賣IP來“掙大錢”。在知乎上,就有大量類似“大學生怎樣靠寫網文賺錢”“可以輟學寫網文嗎”等提問。

“把寫網文當賺錢工具,而不去認真寫作、不重視寫作本身,這個想法是錯的。”羅曉說,必須是為了寫出好故事而創作,寫得好自然會出成績,有成績才有好收入。

長期伏案寫作,後果“很嚴重”。羅曉的手掌起了一層厚厚的繭子,腰椎、頸椎都出了問題。有一次頭疼到難以忍受,勉強更新小說後,隨即就進了醫院。

“客觀講,多數新入加入網絡文學寫作的,是被網絡文學‘大神’的經歷和拿到手軟的稿費吸引了,也想通過寫作幾年名利雙收。”董江波說,但文學創作應該以興趣為驅動,而不是以賺錢為驅動。最後成功的基本都是以興趣入行,至少堅持七八年以上的作者。

一定程度上,網絡文學的熱鬧,也讓願意進入其中嘗試寫作的人增加。《報告》提到,2018年,國內網絡文學創作者已達1755萬,其中簽約作者61萬,在簽約作者中,兼職作者占比61.9%,較2017年提升了6.9個百分點。

網絡文學的熱鬧,令許多人躍躍欲試:有些想圓文學夢,有些覺得網絡文學寫作門檻低,希望通過碼字來賺大錢……那麼,在資本追逐的網絡文學市場背後,作者們的情況是怎樣的?

網絡文學寫作,沒那麼簡單確實如董江波和羅曉等人所說,有相當一部分作者寫網文,是抱著“賺大錢”的目的;但其中絕大部分作者,根本無法實現這個目的。

“個別的,甚至認為高收入作者的書不如他們寫的,就前仆後繼的寫,然後前仆後繼的‘撲街’。”羅曉有些無奈地說,自己曾經簽約的某網站上,有大量作者的收入是靠“全勤獎”和極低的訂閱,月入五千以下,更不要說未簽約的作者。

收入較高的網絡文學作者,日子過得其實也不輕鬆。與其他人相比,羅曉發展得比較順利:靠著寫網文,2010年他的月收入已經有一萬多塊。

天下書盟小說網總編輯董江波也確認這個數字的準確性。他介紹,在網絡文學網站,確實分為簽約作者和駐站作家兩種。前者跟網站簽訂了作品版權協議,享受網站的福利待遇(需要滿足一定條件,比如每日都更新等等),以及不同待遇的稿費收入。

網絡作家羅曉曾接觸過一些具有類似想法的新人,“這可能是一種誤解。他們看到的只是金字塔尖上那幾個人的收入,加上網絡文學寫作門檻比較低,便覺得好像很容易可以賺到錢,但其實沒那麼容易”。

大多數網絡文學網站都有更新的壓力。為了維持人氣和粉絲數量,羅曉儘量堅持日更三千字以上,每天寫作時間不低於5小時,熬夜則幾乎不可避免。

網絡文學和IP,近來是兩個熱門話題。二者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不少熱門影視劇都是由網絡文學改編而來。唐家三少、天蠶土豆等都是讀者熟知的網絡文學作家,身價不菲。

資料圖:此前,第三屆中國“網絡文學 ”大會開幕式暨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會上發佈《2018中國網絡文學發展報告》。主辦方供圖

資料圖:知名網絡文學作家唐家三少在某公開活動中致辭。

《報告》中也指出,由於作者數量增長快、兼職作者較多,月收入高於5000元的作者占比僅為15.4%。董江波亦表示,在排名前500名的網絡作家,也只有幾十人專職從事網絡文學創作。

對未來中國網絡文學市場的發展,董江波依然十分看好,“在整個產業鏈上,網絡文學是上游,出版、游戲、影視等衍生行業是下游。隨著游戲、影視等行業回歸理性、‘小鮮肉經濟’不再靈驗,作品回歸到好故事本身,將非常重要”。

快速發展的網絡文學市場在經歷了二十餘年的發展後,網絡文學市場勢頭不減。日前,《2018中國網絡文學發展報告》(以下簡稱《報告》)中便提到,2018年,各類網絡文學作品累計達到2442萬部,同比增長48.3%。

高收入作家的自述:熬夜、頭痛是常態

羅曉供圖“病痛、大量的時間被寫作占據,沒有時間陪家人孩子……圈裡很多有名的作家幾乎都是這樣。”羅曉說,看上去收入也許比較高,但背後付出了難以想象的辛苦和代價”。

他舉例道,有一位簽約作者,平均每個月寫網文的收入不足兩千元,這個年輕人不時需要做兼職來維持日常基本開銷,比如送外賣、發傳單等等。而且,這樣的作者並不是孤例。

《報告》還顯示,2018年,中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4.3億,同比增長14.4%;同時,重點網絡文學企業主營業務收入總計為159.3億元,同比增長23.3%,繼續保持穩步增長態勢。

而後者享受不到上述待遇,就是作者自己“寫著玩兒”。董江波說,能否成為簽約作者,是由網絡文學網站的網文簽約編輯來挑選的。1700多萬網文作者,真正每年的簽約作者數,說百中選一毫不為過。

“網絡文學行業潛力巨大,但如何搭上這個順風車,作者們就需要多從自身實力下功夫了。”董江波說,畢竟說“內容為王”,口碑和收益要靠實力和好作品去換。(記者 上官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