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作家民族-少数民族作家作品在吉林省的文学发展中一直占有相当的比重

  • 时间:

【大庆第一猛女被拘】

新時期尤其進入新時代以來,吉林省的少數民族創作更加有活力,不斷創作出反映時代變革的優秀原創作品,在創作題材、敘事方式、語言風格等方面,也都呈現出了多元化的發展態勢。目前,2529名省作協會員中,少數民族作家比例約占13%。朝鮮族詩人南永前的詩集《圓融》,朝鮮族作家金仁順的長篇小說《春香》,滿族作家格致的散文集《從容起舞》,先後獲得全國少數民族文學創作“駿馬獎”。滿族作家胡冬林的兒童文學長篇《巨蟲公園》獲全國兒童文學獎。金仁順的《紀念我的朋友金枝》獲得人民文學年度優秀獎,滿族作家兄妹王可心、王家男根據同名長篇小說改編的《雪鄉》獲夏衍優秀電影劇本獎一等獎,格致的《滿語課》獲民族文學年度獎。這些作品風格濃郁、筆法精緻、特點鮮明、具有東北地域色彩,是吉林文學的重要收穫,也為中國民族文學的百花園增添了光彩,成為中國當代文學上的一道邊陲風景。

評論家張清華認為,民族作家如何既背靠自己的民族文化,又使自己的寫作超越地域性,超越民族性,這是我們要思考的問題。大部分用漢語寫作的民族作家,處在民族身份和超越民族身份的認同的兩難境地,從主體角度來講有困境在,但是作為寫作可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或者是一個巨大的可能性。從曹雪芹到納蘭性德,到老舍,既背靠自己的民族文化,又超越了民族性,成為經典的作家。

據吉林省作家協會主席金仁順介紹,少數民族作家作品在吉林省的文學發展中一直占有相當的比重,涌現出許多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如滿族作家胡昭的《軍帽底下的眼睛》,滿族詩人丁耶的長詩《外祖父的天下》,蒙古族作家王士美的長篇小說《鐵旋風》《格瓦拉傳》《李宗仁歸來》,滿族作家王汪的長篇小說《她從大海那邊來》,滿族作家王宗漢的《關東響馬》,滿族作家李中申的《香港之夜》等在省內外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影響力。

作家夏魯平認為,民族地域書寫是作家得天獨厚的創作資源,每個作家都有精神故鄉,童年的記憶,生活的地域,都影響著作家的創作,但作為作家是否成熟的標誌,是看他如何突破民族與地域的狹隘,以更廣闊的視野反觀自身的生活。

吉林省是多民族聚集的省份,分佈著滿族、朝鮮族、蒙古族等49個民族。日前,由吉林省作家協會舉辦的慶祝新中國成立70年吉林省少數民族文學創作研討會在長春市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