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能量-折射出人们对正能量文艺作品的旺盛需求和热情接受

  • 时间:

【李嫣戴墨镜的方式】

“燃作”流行,恰折射出人們對正能量文藝作品的旺盛需求和熱情接受,在當下豐富多元、競爭激烈的文藝市場,正能量題材依然是“剛需”

現如今,大眾文化形態日益豐富,我們有太多文藝樣式可以為正能量題材賦能。一部影片可以收穫幾十億票房、一條暖心的短視頻可以收穫數百萬點贊,5G時代,我們詮釋、展現正能量故事的手段會更加多元。此時,更需要文藝創作者從廣袤現實中尋找真摯動情、振奮人心的好故事、好素材,以更及物更及人更豐富的藝術形式,創作出一批批精品“燃作”,滿足大眾對優質正能量作品的真切期待。這是時代的呼籲,也是文藝創作者應盡的職責。

日前,國產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超37億,登頂國內動畫電影票房冠軍。熱血昂揚的故事內核、震撼驚艷的視覺特效、對經典神話故事的創造性改造,獲得不少觀眾好評。回看近些年文藝市場諸多口碑佳作,從《紅海行動》《流浪地球》等爆款電影,到《大江大河》《湄公河大案》等優秀電視劇作,再到《我在故宮修文物》《輝煌中國》等紀錄片,“燃”是它們共有的標簽。“燃作”正以火熱的流行姿態,走紅於當下文藝市場。

當然,並非有正能量就是成功的“燃作”,還須有扎實的故事和優質的形態做支撐。正能量的故事若要避免主題先行,將情懷落地、真正打動受眾,需要精良的藝術水準、精妙的講述能力。電影《戰狼Ⅱ》成為標桿“燃作”,依靠的不只是家國情懷和英雄精神,還有緊湊跌宕的故事劇情、引人贊嘆的視效呈現。當冷鋒一次次化險為夷,當逼真的鬥爭場面清晰展現在眼前,觀眾得以真正的沉浸和共情,冷鋒身上的精神氣質才會真正感染人、打動人。《林海雪原》中楊子榮智勇雙全、正直無畏的形象令人難忘,若沒有生動曲折的線索鋪墊和故事設計,這樣的正氣形象也難以生動鮮活。柴好方能火旺,好的內容設計、藝術手法就是一捆捆好柴,保證正能量的故事越燃越旺。

一部作品“燃”,必是作品中生起一團火,令人振奮,引人共鳴。剝離創作手法和敘事技巧的外殼,火種就是作品中極具感染力的正能量精神。《大江大河》中大時代下小人物的勵志拼搏、《士兵突擊》中許三多不拋棄不放棄的奮鬥意志、《我在故宮修文物》數年如一日打磨一件國寶的工匠精神……看這樣的作品,我們與其說被一個個人物故事“燃”到,不如說被涌動其間的進取、勇敢、專註的精神氣質感染。“燃作”流行,折射出人們對正能量文藝作品的旺盛需求和熱情接受,在當下豐富多元、競爭激烈的文藝市場,正能量題材依然是“剛需”。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16日 20 版)

有人說,時代在變,現如今媒介日益發達,生活節奏顯著加快,海量信息衝擊之下,文藝還執著於正能量是否已經過時?隨著信息技術發展,網絡平臺普及,文藝創作門檻逐漸降低,確有一些不良創作風氣,或以頹廢為美,或以惡搞為能事。事實證明,於思想上無精進、於情感上無促進的文藝作品最終會被市場和受眾拋棄。無論時代怎麼變,人們對真善美的需要只會持續熾熱,對文藝作品“走心”的需求只會更加強烈。如何引領正向價值,呼應大眾對現實人生的積極追求,是今天創作者的重要使命。正能量最易感染人,經由感染人實現提升人,恰是文藝創作的永恆目的。從這個角度看,正能量題材擁有更高遠的藝術追求、更長久的藝術生命。

回望新中國成立以來70年的文藝成就,那些至今為人稱道、傳播甚廣的文藝佳作,很多都充溢飽滿的正能量精神。以“青山保林”(《青春之歌》《山鄉巨變》《保衛延安》《林海雪原》)為代表的紅色經典,不只是50後、60後的燃情記憶,還經由影像化、舞臺化改編,成為幾代人共同的精神養分;小說《喬廠長上任記》《平凡的世界》里主人公敢闖敢乾、銳意進取的精氣神,在多少人的青春記憶里閃閃發光;《亮劍》《闖關東》《橫空出世》等影視劇作,不管什麼時候回看,都讓人內心激動、熱血沸騰。這些“燃作”題材不同,形式多樣,但無一不激發人們對真善美的渴望,無一不傳遞積極向上的生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