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草案曝光-在昨日的《广州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草案)》立法听证会上

  • 时间:

【深圳体育中心坍塌】

“曝光和處罰只是促進社會精神文明的手段之一。我們更希望通過這次立法,引導行為規範,鼓勵市民及單位共同參與城市文明建設。”市文明辦相關負責人強調說。

市司法局立法一處處長龍曉林介紹,《廣州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屬廣州市2019年立法項目,現處於起草階段,起草單位為市文明辦。《草案》出台前歷經多年調研。此次立法聽證會後,市文明辦和市司法局將根據各方意見對《草案》進行認真研究和修改完善,再按立法程序報市政府審議,年底前向市人大提案。

(一)公共場所亂扔垃圾、隨地吐痰; (二)駕駛機動車不按規定禮讓行人、隨意穿插變道、違法停車; (三)行人、非機動車通過路口或者橫穿道路不按照規定通行; (四)在嚴格管理區攜帶犬只出戶未用犬繩牽領犬只、未即時清理犬只糞便; (五)隨意張貼、噴塗小廣告; (六)在住宅小區樓道、綠地等公共區域亂堆雜物; (七)製造生活噪聲干擾他人正常生活。

他建議將“對不文明行為進行曝光”改成“對不文明現象進行曝光”,同時處罰違規違法個人。

廣東正平天成律師事務所的專家代表陳敏表示,《立法法》規定《草案》為地方性法規,可針對地方的管理事務,在上位法規定的範圍內做出規定。立法具有法律依據。同時,現有法律對於不文明行為缺乏有效的製裁手段,或者是尚不能控制。因此,在現有的法律框架範圍內,再補充一些符合立法原則的規定和輔助手段,她認為“很有必要”。她說,曝光也是一種行政管理行為,同樣要納入法律系統去進行評價和審核。

意義:“道德法律化”引導行為規範

《草案》第四章第二十四條列出了廣州市對不文明行為實行的“重點治理清單制度”。《草案》指出,市精神文明建設工作機構應當定期對本市文明行為促進工作現狀進行評估(可以委托第三方開展),根據評估結果調整重點治理清單內容,並向社會公佈。

生活習慣難根除 輔助手段有必要

現場聽證會上,市委宣傳部精神文明創建處負責人、市司法局立法一處負責人作為聽證人對聽證事項作說明,15名立法聽證代表展開即席辯論。市人大法工委、市發改委、市公安局、市民政局、市城管局、市交通運輸局、市市場監管局等單位的相關負責人以及10家新聞媒體記者列席會議。

在住宅小區樓道、綠地等公共區域亂堆雜物。由街道辦事處處以二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罰款,並責令清除;拒不清除的,強制清除,費用由違法責任人承擔;

隨意張貼、噴塗廣告。由城市管理綜合執法部門責令限期改正;拒不改正的,處以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罰款;有礙城市容貌的,處以二千元以下罰款;

此外,《草案》除了依法設定相應法律責任外,還設定了“記錄”和“曝光”等舉措,以增加違法行為的違法成本,以不利的法律後果作為威懾,最終確保《草案》內容得以有效執行。

市文明辦表示,本次《草案》的制定在條文中規定提倡與鼓勵的行為,同時也規定需重點治理的不文明行為,將其劃定在不道德的行為之列從而進行整治。

“法律是底線的道德,也是道德的保障。”市文明辦相關負責人表示,《草案》主要是為了填補廣州全面、系統規範文明行為促進工作的地方立法空白,強化文明行為促進工作的執行力度,增強權威性。通過制定法律法規鼓勵善行義舉、懲戒失德行為,通過法的形式將部分道德規範變為法律規範,對不文明行為加以約束,通過良法善策為社會文明建設保駕護航,“這正是法治與德治相結合的具體化。”

觀點交鋒建議曝光現象而不曝光個人民革廣州市委員會的專家代表梁國雄對曝光持反對態度:首先,曝光的程度、曝光的主體、曝光的具體行為等標準都較難拿捏,界線的模糊容易造成不平;其次,社會需要釐清一個基本概念,即到底要曝光行為抑或現象?對不文明現象曝光是應該的,但曝光事實,便必然牽涉到個人。

擬重點治理的七類不文明行為:

立法聽證會現場對個人不文明行為的曝光是否“暴力”?擬重點治理的七類不文明行為又能否滿足社會大眾的迫切期待?在昨日的《廣州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草案)》立法聽證會上,來自不同界別的15名代表為此展開激烈討論。

多處罰手段增違法成本《草案》對上位法未規定或未明確罰則,而群眾又反響強烈的不文明行為,例如行人、非機動車通過路口或橫穿道路不按規定通行,隨意張貼、噴塗小廣告,公共區域亂堆雜物,製造生活噪聲干擾他人正常生活等,進行了明確規範。

公共場所亂扔垃圾。由城市管理綜合執法部門責令其採取補救措施,處以二十元以上五十元以下罰款;公共場所隨地吐痰的,由城市管理綜合執法部門責令清除,處以五十元罰款;

行人、電動自行車通過路口或者橫穿道路不按照規定通行。由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處以警告或者十元罰款;

小區樓道亂堆雜物或將受罰《廣州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草案)》立法聽證會召開 穗擬立法規範不文明行為

歷經多年調研的《廣州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草案)》定於今年底由市政府向市人大提案,將填補全面、系統規範文明行為促進工作的地方立法空白。違反“重點治理清單”上的不文明行為者,未來將要承擔法律責任,接受相應懲處。

“立法聽證會是程序最嚴謹、影響最廣泛、效果最顯著的開門立法方式。”市司法局副巡視員李毅表示,通過立法聽證會這種程序性的形式,能夠賦予利益相關人表達自身利益的權利和機會,使各方利益在立法過程中得到公正平等的反映,讓立法更好地集中民智、體現民意、符合民心。這也是舉辦此次聽證會的重要意義。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蘇俊傑

“沒有罰出來的文明法治理念,各種不文明行為、積澱已久的生活習慣恐怕很難根除。”人大代表趙廣軍首先為草案和曝光手段投下贊成票。

七類不文明行為入動態“重點治理清單”

製造生活噪聲干擾他人正常生活。由公安機關予以警告;拒不改正的,處以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罰款。

立法:年底前將向市人大提案《廣州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草案)》(以下簡稱《草案》)由廣州市文明辦委托廣州大學起草,經征求相關行政管理部門、專家學者意見並作多次修改完善後形成。

五類不文明行為新增明確法律規範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何道嵐 通訊員穗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