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木板民众-多年来全靠这座红军桥

  • 时间:

【停机断网能充话费】

勝利之橋橋的故事,寫滿長征路。1934年10月,在江西,紅九軍團抵達瑞金市武陽鎮武陽村綿江時,簡易的小木橋無法滿足1萬多人馬過橋所需。這時,百姓主動送來門板、床板,幾乎把家中所有可用的木料都拿來搭設浮橋。部隊開始渡河,村裡小伙子分成十幾個組,每組兩人,扛起木板,用身體支撐橋墩,以保證橋面更穩固。這是一座用木板、門板和血肉之軀搭起的紅軍渡橋。

中共瓮安縣委書記張文強介紹這座大橋時說:“長期以來,這裡山多水眾,交通不便,這是百姓貧困的重要原因。我們修路建橋,歸根到底是為了造福百姓,幫各族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實現新長征的目標。”

1934年12月中旬,紅軍先遣連進寨。那時,國民黨造謠,說紅軍殺人放火,當地人大多躲到山上,只有一些老人在家。先遣連進寨後宣講紅軍是窮人的部隊。戰士們看到八舟河上的橋又矮又小,提議修整。

興安縣同仁村瑤族等民眾得知,紅軍要在龍塘江上修橋迎接大部隊,便義務幫助紅軍修橋。國民黨軍發現橋被修整了,派人拆橋。當地民眾又連夜把橋修好。

紅軍大部隊聽說這件事,很感動,派工兵上山伐木,重建並加固橋梁。就這樣,同仁村有了一座紅軍橋。

信任之橋貴州黎平縣高屯街道上少寨村河邊,有一座80多年前紅軍整修的橋,當地人稱作“少寨紅軍橋”。

98歲的村民趙旺財說:“當時我們住在烏嶺背附近,我爺爺和父親還幫先遣部隊帶過路。奶奶告訴我,紅軍從我們家門前路過,在門外生火煮飯,還請她一起吃飯。”

……這一座座紅軍橋,體現了工農紅軍與各族人民風雨同舟、生死與共的血肉聯繫,這是長征乃至中國革命勝利的根本保證。

記者瞭解,在少寨村紅軍橋下游約200米處,一座可以行汽車的水泥橋剛剛落成。橋還未命名,當地村民已經叫它“新紅軍橋”了。

記者(貴陽7月9日電)

1935年3月,在四川,紅軍與當地百姓建了一個造船廠,1個月內造出70多艘木船和3座竹扎浮橋,軍民肩扛手抬這些船和橋,夜走山路運至嘉陵江邊。

記者 楊文斌攝再走長征路,沿途不時出現的一座座“紅軍橋”,讓記者難忘。

恩情之橋1934年12月,湘江戰役後,紅軍西進至桂北越城嶺山區。

當時,廣西軍閥把瑤族民眾驅趕到荒山上,百姓民不聊生。紅軍先遣部隊來後,為瑤族民眾做了很多好事,宣講了少數民族政策,瑤族民眾受到感動。

80多年來,這座紅軍橋經多次維修,現在1.5米寬,50米長,有18個木製橋墩。吳錫焰說:“寨子有村規民約,要保護好這座橋,洪水來了,就把橋板拿走存起來,水一退再架上去。為了紀念紅軍為我們架橋的情誼,這座橋我們會一直用好、保護好。”

而今,在貴州省瓮安縣,當年紅軍搶渡烏江的峽谷上,建起了一座江界河大橋,至水面高度263米,主孔跨徑330米,氣勢巍峨。

1935年1月,在貴州,紅軍西渡赤水河,發動群眾徵集架橋物資和船隻,在當地百姓的幫助下,經過一夜努力,在土城上下游各架起一座輕便浮橋,揭開了四渡赤水的序幕。

20世紀70年代,由於道路硬化需要,木質的紅軍橋要改建成水泥橋。當地共產黨員、基幹民兵與瑤族村民又一次共同修橋。這座凝結了幾代人心血的紅軍橋,讓瑤族同胞世代銘記。

“紅軍講話和氣,留寨的人就把外面躲藏的人喊了回來,找些樹、木板,跟紅軍一起修橋。”吳錫焰說,有的村民還把家裡的門板卸下來做橋面。

“上少寨村和下少寨村村民出行,多年來全靠這座紅軍橋。”上少寨村民吳錫焰說,當年他爺爺和伯伯參與了修橋。

村民走過位於貴州省黎平縣高屯街道上少寨村的紅軍橋(7月2日攝)。

1934年11月,在廣西,湘江界首渡口群眾幫助紅軍用小船和木板搭建浮橋,紅軍主力憑靠這座浮橋搶渡湘江。搭橋時木板不夠用,紅軍借用當地群眾家的門板時,在門板上都編好號,歸還時絲毫不差。

紅軍長征涉越過近百條河流,逢水架橋成了家常便飯。這些橋,每一座都有故事。

體現工農紅軍與各族人民風雨同舟、生死與共血肉聯繫紅軍橋,中國革命的勝利之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