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考试不时-考完试的小女孩吵着让妈妈开车带自己来博库书城看书

  • 时间:

【中国天眼开放运行】

昨天下午,博庫書城裡,看書買書的大人不多,不過書城漫畫區和兒童文學區,不少長相稚嫩的小朋友或站或蹲或趴,捧著手上書,讀得津津有味。

“我們溫州的小學前天(本周四)就考完試了,正好我到杭州辦點事,就帶著浩浩來杭州逛逛。”

“寒假作業學校已經出來了,我看著都覺得多。”雖然心疼,一想到孩子班裡還有同學考完試第二天就去輔導班學下學期課程了,韓媽媽下午趕緊拉著兒子直奔書城。左挑右選,給兒子分別買了兩本四年級下學期的語文、數學輔導書。

“老師現在要求我們看比較有深度的書,像《第三軍團》了,《愛的教育》了……”不過她自己最喜歡看的還是楊紅櫻的書。“考完小升初就好了,能有一個長長的假期來看了。”

昨天一天,浩浩媽帶著他游了西湖,逛了博物館和科技館,看到這邊有書店,就過來看書了。“浩浩平常上學的時候,我對他看書還是有要求的。”

一個戴黑框眼鏡、不時變換姿勢的小朋友,正匍匐在地上看一本大部頭的小說——混血豺王。自稱“阿福”的這個小男生今年9歲,學習成績不錯,這次期末考語文數學兩科都免考。寒假作業剛發下來,“阿福”就主動寫了一些,他家裡離博庫書城很近,爸爸把他送到書城門外,他自己進來,已經看了一下午了。阿福很有主見,平常看什麼書都自己選。“我喜歡看描寫動物類的書。”畢竟年紀小,有些字還看不懂,他說靠猜能看懂一大半。

看著我佩服著連連說學霸,女孩媽媽很自豪,向我展示了手機里女孩3歲時去西西弗書店看書的照片。“她從小就在書店長大的。”

“這些都是老師要求孩子在寒假看的,我買了一些。”除了書單上的書,浩浩媽媽又買了幾本繪本。“孩子多看繪本,寫日記會更有話說。”

親子讀物區,一個扎馬尾、穿紅色羽絨服的小女孩,正捧著一本繪本看得入迷。小女孩和我說,她在五常小學讀一年級,剛考完期末考試,成績很快發下來了。“這次我考了全班第一。”小女孩羞澀地說。

“阿福”旁邊蹲著一位小姐姐,正在看兒童作家楊紅櫻的經典作品——《淘氣包馬小跳》,小姑娘上六年級,這次期末考試在全班排名中上,媽媽獎勵她來書城看自己喜歡的書。

上周三到周五,杭城大部分中小學結束了上半學期的課程,進入了考試季。考完試,正好撞上雙休,杭州幾家書店里小孩子扎堆,這段考試成績還沒下來、寒假作業還沒佈置的難得的自由時間,孩子們最愛看什麼書?記者萬禺文/圖

一個理著乾凈寸頭、嘴角不時漾起滿足微笑的小男孩吸引了我的註意。見他正看得入迷,我沒前去打擾。不多時,小男孩的媽媽朝他走來,提醒男孩註意眼睛和漫畫書的距離。我和男孩媽媽聊了起來,男孩並不是杭州本地小學生。

大人們基本都繞著教輔區打轉,不時有小孩處於同一個年級的家長,交流挑書心得。

“剛纔找不到我還拼命去找。”捧著手裡的4本輔導書,韓媽媽自嘲地說,她也不能保證兒子在寒假能不能看完這些教輔書,“就算花錢買安慰了,說不定寒假看完下學期就能成學霸了。”

“我家小孩才10周歲,剛纔我讓他和我一起來挑輔導書,他不樂意。”韓媽媽說,其實她自己也是從小學生一路走過來的,理解孩子的抵觸心理。

浩浩媽媽給我看了手機里學校老師發的寒假作業書單,《豆豆大叔的磁鐵游戲》《我想要一個圓夢》《三毛流浪記》《笨狼的故事》……13本書名齊齊排開。

浩浩媽說,浩浩期末成績下來了,雖然語文數學兩科都沒到滿分,可總體還不錯。“我還算滿意,今天他想看什麼我都隨他。”看著看漫畫正入迷的浩浩,媽媽有點心疼,“我家孩子才7歲半,現在小學考試不講排名,但是到了放長假家長可不能鬆懈。”

昨天,考完試的小女孩吵著讓媽媽開車帶自己來博庫書城看書。“下雨路上又堵,開了有1個小時才到。”一到書城,女孩直奔繪本區。“她最喜歡看福爾摩斯一分鐘破案的故事書。”媽媽說,女孩平常學習習慣不錯,“這個寒假,她想看什麼我都隨她。”

正給自家上小學四年級的兒子挑輔導書的韓媽媽向我倒起了苦水。戴著眼鏡的韓媽媽看起來很溫柔,不過,朝兒子在的歷史讀物區方向看了一眼,韓媽媽嘆了一口氣。

教輔區另一側,完全是孩子們的世界。一些小朋友看書的姿勢很豪邁,有直接趴在地上看的,有把身體擰成麻花狀扭著看的。

我註意到,漫畫區、兒童故事區基本都是小朋友,而一到六年級教輔區,清一色幾乎都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