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犯罪删帖-打击网络黑恶势力是今后扫黑除恶的一个重点

  • 时间:

【安踏终止NBA续约】

● 要堅持以“破案攻堅”開路、以“打傘破網”斷根、以“打財斷血”絕後、以“問題整改”提質,再掀掃黑除惡強大攻勢,推動下半年“深挖根治”取得更大成效。要有針對性地延伸打擊鋒芒,加大對金融、民生、網絡等領域黑惡勢力的打擊力度

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在全國掃黑辦第七次主任會議上強調,要堅持以“破案攻堅”開路、以“打傘破網”斷根、以“打財斷血”絕後、以“問題整改”提質,再掀掃黑除惡強大攻勢,推動下半年“深挖根治”取得更大成效。要有針對性地延伸打擊鋒芒,加大對金融、民生、網絡等領域黑惡勢力的打擊力度。

精準打擊黑惡勢力共同維護網絡法治北京工商大學法學院碩士生導師胡功群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維護網絡法治、依法懲治網絡謠言,就是在維護基本的社會秩序。“政府、企業、媒體、研究機構等各方都應該發力,共同維護健康的網絡環境和良好的社會秩序。”

利劍之下,成效斐然。《法制日報》記者從四川省公安廳獲悉,瀘州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接公安部指令,有敘永籍人員在互聯網從事“有償刪帖、發帖、灌水”中介模式產業鏈的網絡“水軍”團夥。瀘州市公安局針對此事件專門成立專案組對接到的線索進行偵查,成功破獲四川省首例網絡“水軍”案,抓獲團夥成員30人。

按照中央部署,為期三年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已進入第二年。一年多來,一批黑惡勢力被打掉、“保護傘”被挖出,一些黑惡勢力的經濟基礎被摧毀,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取得良好戰果。當下,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進入深水區、攻堅區。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發佈的《關於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中明確提出“組織或雇佣網絡‘水軍’在網上威脅、恐嚇、侮辱、誹謗、滋擾的黑惡勢力”是掃黑除惡的重點打擊對象之一。

與此同時,某微信公眾號刊登了一篇涉及四川某集團公司的文章,這家公司認為文章內容失實,與文章發佈人取得聯繫,文章發佈人提出如果想刪帖需支付費用20萬元。

2017年12月22日,四川某集團公司工作人員到成都市高新區公安分局網安大隊報案稱,他們遭遇“網絡黑公關”,對方聲稱想要刪稿需支付20萬元撤稿費。

2018年12月25日,阿裡巴巴發佈官方微博呼籲:打擊網絡黑勢力、黑產業、嚴懲黑資金,像治理霧霾一樣治理網絡霧霾。阿裡巴巴稱,“網絡謠言早已不只是針對一家企業一個行業,更在侵害社會價值體系、誤導與危害社會公眾”。

● 有些網絡黑惡勢力肆無忌憚,製造大量網絡霧霾,虛耗社會註意力資源,加劇惡性競爭與互耗互害局面,讓很多個人和企業深受其害

由於互聯網本身是虛擬空間,反偵查意識強的違法犯罪分子往往會採用動態的網址,躲避監管部門對於IP的追蹤。在網絡上進行黃賭毒、高利貸或者發動“水軍”攻擊企業,造謠中傷,變相敲詐勒索的風險成本變得相對更低。

網絡謠言傳播快捷逐漸成為社會公害除了互聯網公司受到網絡黑惡勢力誹謗滋擾以外,不少實體企業也頻繁受其威脅恐嚇。

周榮章報案後,公安機關對鐘某光以涉嫌尋釁滋事立案。此後,有人編寫了《廣東東莞“套路貸”團夥根深蒂固逍遙法外》《一個經營“套路貸”數額高達一百多億元的機構浮出水面》《工業園貸款建設陷“套路貸”陷井?》等網帖,在沒有經過司法機關認定的前提下,大肆宣傳周榮章的幾起民間借貸“完全符合‘套路貸’的重要特征”。一批網絡“水軍”有組織、有計劃地通過微信公眾號、頭條號、搜狐號等管理賬戶,將上述網帖上傳至網站,並轉發到一些熟悉周榮章的人的微信朋友圈。

“我們在明處扶貧,有人在暗中造謠。”拼多多副總裁井然向媒體透露,拼多多正在連續遭受網絡上有組織涉黑團夥的惡意攻擊,其行為是將不實稿件在正規網站發佈,之後再利用這些正規信源進行波次轉發至其他網站和兩微段子手號,持續打擊拼多多的聲譽。

● 《關於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組織或雇佣網絡‘水軍’在網上威脅、恐嚇、侮辱、誹謗、滋擾的黑惡勢力”是掃黑除惡的重點打擊對象之一

警方調查發現,楊某負責撰寫負面帖文,王某負責修改審核,劉某負責編輯排版,然後統一上傳至網絡。當四川某集團公司要求刪帖時,由馮某出面進行洽談,公司總經理楊某良在收到刪帖款後作出刪帖決定。

網絡黑惡勢力猖獗誤導危害社會公眾隨著互聯網的迅速發展,網絡空間也出現了黑惡勢力。從事網絡違法行為的人群從零散個體逐漸形成龐大的地下產業鏈。

2018年3月14日,警方將涉案的楊某良等5名犯罪嫌疑人抓獲。警方通過審訊獲悉,2017年11月27日,某微信公眾號刊登了一篇四川某集團公司的文章,內容不實,嚴重詆毀了其名譽。隨後,這家公司與文章發佈人取得聯繫後,文章發佈人表明自己是成都極智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人員,並提出如果想刪帖需花錢。這家公司最後被迫與成都極智互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簽訂一份金額為20萬元的廣告服務合同。合同簽訂後,對方將網上帖文刪除。

據周榮章介紹,其目前投資開辦或實際控制的公司共有9家,旗下有員工約1800人,每年的納稅金額超過1500萬元。他與鐘某濤、鐘某光父子因股權轉讓發生糾紛。鐘某濤、鐘某光父子認為股權轉讓價格過低,利用“地下執法隊”人員張某潮、冷某如等多人,到周榮章的家裡和公司進行恐嚇、威脅,強行索要股權溢價近7000萬元。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郭澤強說,聲勢浩大的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正在向縱深推進,因此不管黑惡勢力在網上還是網下,只要存在就必須精準打擊、徹底鏟除,決不能讓掃黑除惡專項鬥爭出現盲區。

9月20日,網絡“水軍”除了在線上對周榮章進行誹謗、滋擾外,線下還郵寄匿名信進行威脅、恐嚇。

承辦過多起網絡誹謗案件的武漢律師陳勇說,在互聯網深度嵌入日常生活的前提下,無論是個人還是企業,都面臨被網絡黑惡勢力圍獵的風險。“有些網絡黑惡勢力肆無忌憚,製造了大量網絡霧霾,虛耗了社會註意力資源,加劇了惡性競爭與互耗互害局面,讓很多個人和企業深受其害。也正因為如此,掃黑除惡向線上進發勢在必行。”

在公安部網安局組織開展偵查打擊網絡“水軍”專項戰役中,湖北省荊州市公安局歷時7個月,輾轉北京、廣東、廣西等8省市,成功偵破部督特大網絡“水軍”非法經營案,搗毀家族式網絡刪帖團夥1個,查處涉嫌“有償刪帖”非法經營行為的公司4家,抓獲涉案人員13人,初步查清涉案資金3000多萬元,系湖北省涉案金額最大的部督網絡“水軍”非法經營案。

治理“霧霾”澄清網絡空間黑惡勢力頻繁組織網絡“水軍”威脅恐嚇誹謗滋擾個人與企業

為進一步掌握證據,辦案民警隨後分別在湖北、陝西、北京等地抓獲此團夥成員30人。

最新消息顯示,美團安全事務部已聯動江蘇、山東等地公安機關,打擊多起捏造事實惡意抹黑美團及王興的“網絡黑公關”刑事案件,共抓獲犯罪嫌疑人10多名,並採取刑事拘留、批准逮捕等刑事強制措施。

《法制日報》記者梳理髮現,一股來自網絡世界的黑惡勢力正在侵蝕互聯網秩序。近年來,不少個人與企業頻繁遭遇網絡攻擊。

□ 本報記者 王陽近日,一份價目表在網絡上傳播:標題涉及美團網創始人兼CEO王興的“黑稿”,每篇收費200元;轉發稿件,每篇收費50元;標題含有美團的文章,每篇收費20元。

無獨有偶,廣東省東莞市民營企業家周榮章也被網絡“水軍”威脅、誹謗、滋擾,併在線下收到匿名信,對方意圖勒索數千萬元。

隨後,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深挖各類違法犯罪情報線索,先後抓獲犯罪嫌疑人7名,涉案金額90多萬元,搗毀了人民頭條網、36克氫、河南頭條網、人民財經網等120多個“水軍”網站。此案被公安部列為第一批重點打擊網絡“水軍”督辦案件。

拼多多方面回應,這篇稿件多處失實,存在大篇幅捏造。實際情況是,拼多多已聯合商家溢價購銷中牟大蒜數年,受當地扶貧部門定點指導,收購貧困戶2.4萬斤,所有收購記錄、流程均有文件記錄。

北京律師肖東平認為,一個網絡謠言可能毀掉一個企業,甚至毀掉一個人的一生。網絡謠言借助超強的傳播力,比以往任何時候的謠言都快捷和凶猛。很多時候,網絡謠言會讓網民產生認知盲區。“網絡謠言瀰漫於公共空間,已經成為一種社會公害。不僅擾亂了正常的網絡空間和秩序,危害公共利益,也嚴重影響社會和諧與穩定。打擊網絡黑惡勢力是今後掃黑除惡的一個重點。”

中國犯罪學學會秘書長岳向陽認為,互聯網上的這些違法犯罪形式之所以被納入掃黑除惡的討論框架,是因為它和現實中的黑惡勢力存在諸多共同點。這樣的網絡黑惡勢力不僅讓普通民營企業人人自危,那些更具維權能力的平臺或企業同樣也會深受其害。“深入開展掃黑除惡專項工作鬥爭,一定要佈下天羅地網,加大網絡等領域黑惡勢力的打擊力度,不讓互聯網成為黑惡勢力蔓延的溫床。”

其中,一篇標題為《拼多多中牟大蒜溢價扶貧 遇漲價“落荒而逃”》的稿件出現在某央媒網站食品頻道,隨後一批看似正規的網站在短時間內批量發佈同名文章。而更早的一篇同名稿件也被精準傳送到某央媒食品頻道,在不到24小時內全網轉載次數超過100次。

周榮章是廣東省東莞市的一位民營企業家,最近他也深受網絡“水軍”滋擾。

此後,周榮章經常收到不明真相的人來電質疑,心力交瘁的他疲於應付無心處理公司事務。周榮章委托律師調查後發現,發佈周榮章從事“套路貸”的網帖無署名、無信源,發佈和轉發的網站均為無ICP備案、無網安備案的非法網站。

拼多多的遭遇並非孤例。2018年10月11月,江蘇省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接到孫某報警稱,36克氫網站發佈惡意損毀其公司形象的負面文章,後支付了800元手續費才刪除。查清犯罪事實後,警方在上海、湖北孝感、浙江杭州三地同時實施抓捕,成功抓獲朱某、王某、劉某3名犯罪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