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野味病毒-用“野味病毒肺炎”这样的名字命名此次疫情

  • 时间:

【男比女多3049万人】

病毒源頭還在調查,專家表態一向嚴謹而保守,但這次專家很快把矛頭指向了野味。比如鐘南山院士說,目前,對於病毒的源頭是什麼動物,我們還不清楚。但通過初步的流行病學分析,通過野生動物傳染給人的可能性比較大,比如竹鼠、獾。其他專家也多次提及“野生動物”與“野味”。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的野味價目表,在不明肺炎肆虐的背景下尤其刺眼。還記得17年前的非典,病毒源頭也是“野味”,科學家從市場上的果子狸體內分離和檢測到了和SARS病毒完全一樣的病毒。

自1月23日10時起,武漢全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關閉,窮盡一切方法切斷病毒傳播途徑,這說明防疫形勢已經非常嚴峻。發展到如此地步,讓人無比痛心,某些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對野味的痴迷和貪婪,釀下瞭如此大的惡果,讓一座城市、一個國家甚至整個人類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目前還沒有看到惡果的下限。不知道那些愛吃、經營、捕捉野味的人,此時此刻有沒有受到觸動,良心會不會痛,心靈會不會懺悔?

教訓並沒有被吸取,悲劇再次重演。一些地方,越是嚴禁,野味越不可得,就越抬高著野味的價格,刺激著一些人的胃口和占有欲。如果用“野味病毒肺炎”這樣的名字命名此次疫情,去對抗這種可怕、可恥的健忘,就好像在香煙上印上“吸煙有害健康”和警示符號一樣,是一種不斷的提醒:不要忘了這場疫情危機,不要忘了冠狀病毒之害。

這是一個好建議。易於健忘的人們,確實需要這種如影隨形的提醒。很多人一定還記得當年非典發生的時候,也形成過一波對濫殺濫吃野味的反思潮。當時的反思不可謂不深刻,行動不可謂不堅決,發了緊急通知,開展了執法行動,進行了聯合檢查。可那陣風過後,野味被禁住了嗎?一些饕餮之徒的嘴被管住了嗎?從這一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出現和蔓延來看,並沒有。經歷過17年前非典的鐘南山院士痛心地說:武漢當地的海鮮市場,實際上交易的不只是海鮮,而是有相當多的“野味”。

對這一次讓人們色變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有網民建議可以將其命名為“野味病毒肺炎”,以這種固化的標簽讓人類長記性,讓那些不見棺材不掉淚的野味愛好者們有一點兒敬畏,也避免社會在好了傷疤之後迅速忘了疼。

用“野味病毒肺炎”來命名當下肆虐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是網友的一個建議。當然,病毒有它科學的命名方式,不一定非要用這樣的名字,但關鍵是人們要長記性。如果拒絕野味成為每一個人的認知常識和記憶符號,深深刻在人們心中,那將不僅是經歷過不幸之後人們的萬幸,也是各種野生動物之大幸。(文丨曹林)

危機之下,必有重典。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農業農村部、國家林業和草原局下發緊急通知:加強野生動物市場監管,積極做好疫情防控。可想而知,這段時間肯定會依法嚴管嚴控,該抓的抓,該判的判,但過後呢?需要時時記住濫殺濫吃野味導致的我們正在經歷的這場疫情,還有17年前那場非典疫情。這都警示我們,需要用常態化的制度去對抗行政權力的懈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