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职业发展-从非欧盟国家来到德国工作的学者人数从约3万人增至7.2万人

  • 时间:

【世界首富为澳捐款】

經合組織負責移民問題的高級經濟學家托馬斯·利比希表示,專業資格認證是阻礙技工移民德國的主要屏障。在其他經合組織成員國中,一般只有諸如醫療、電工等涉及特殊規範的行業,才需要對移民進行技術資質認證。而德國對各職業都強制性要求技術資質認證,且手續繁冗。

德國國際勞工法律師本傑明·凱徹預計,隨著《技術工人移民法》的生效,德國有望每年新引進2.5萬名技工。

工資也是限制技工移民的一道門檻。由於高稅率和高物價水平,德國的工資吸引力在經合組織成員國中處於中低端。此外,德國較高的入籍要求,也讓外來技工在考慮未來發展規劃時望而卻步。

為緩解技工短缺問題,德國將於今年3月1日施行《技術工人移民法》。這一法律與現行移民法的顯著區別在於,德國勞動力市場對移民從業的資質要求,從擁有大學以上學歷,擴展到從職業技術院校畢業和擁有職業技術資質。同時,新移民法取消了針對德籍應聘者的“優先審核”制度。根據現行法律,如果用人單位與非歐盟籍應聘者建立雇用關係,必須向德國聯邦勞工局說明,沒有德籍或其他歐盟籍應聘者能夠勝任這一職位,並需要德國聯邦勞工局進一步審核。許多德國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往往因為雇用非歐盟籍人員需要花費較多時間和資源成本,最終放棄聘用意向。

數學、計算機通信、自然科學與工程科學和技術這4個主要領域最缺乏熟練技工。德國經濟研究所專家阿克塞爾·普倫內克教授指出,在上述四大領域中,德國對學者和熟練技工的引進呈現出不同特點。2012年至2019年,從非歐盟國家來到德國工作的學者人數從約3萬人增至7.2萬人,增幅高達139%。同期,非歐盟國家技工在德國的就業人數僅上漲了18%,從16.6萬人增至19.5萬人。

據悉,2018年,德國向非歐盟公民發放了109萬張居留許可,其中僅有11.4%是勞務工作居留許可。儘管德國外來人口數量不斷增多,外來移民的勞動力素質與勞動力需求並不匹配,尚不能填補多數行業的技工缺口。“德國為國際學者提供了很好的發展機遇,但我們還需要更多受過短期或中期培訓的職業技工移民。然而,德國對這些技工而言沒有特別的吸引力。”貝塔斯曼基金會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簡稱“經合組織”)聯合開展的研究顯示,在經合組織成員國中,德國的人才吸引力僅排名第十二位,職業機會吸引力更被評估為嚴重不足。

德國工商大會近日公佈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專業技工短缺成為多數德國企業面臨的“最大商業風險”,缺口達120萬人。德國工商大會主席埃里克·施魏策爾表示,德國需要從全世界引進熟練技術工人,以應對人口老齡化問題。據預計,由於人口老齡化問題加劇,到2030年,德國就業人數將減少600萬。

(本報柏林電)《 人民日報 》( 2020年01月14日18 版)